在陳輝老師與與王小明等攝影愛好者喜聚仁和公園進行殘荷攝影技術交流與學習。"> 显卡挖莱特币软件|p2p好的莱特币矿池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化旅游 >> 文化旅游 >> 花落自有花開日,儲芳待來年----殘荷

花落自有花開日,儲芳待來年----殘荷

2018-11-22
[摘要]一池殘荷侵心境,文人墨客喜之靈;
悲壯心情悠然生,曾經圣潔沁芳園;
污泥不染落凡塵,燭盡殘荷全身獻;
花落自有花開日,只等來年香滿愿。

一直以為,荷的美只留存于日,卻不經意那一池的歲寒枯黃。

心若沒有悟道,有些風景是看不到心里的。

記不清,荷的第一片花瓣是從哪一天開始凋落的。深秋再至,滿眸的繁華已無蹤,看到的卻是半是蕭條,半是如詩的殘荷清骨。

一片殘荷在冰冷的湖中靜默,一份寒徹清寂,豈是常人能夠忍耐與承受的煎熬?

殘荷,曾經在我們的視野里被一度忽略,甚至不愿去多望一眼那滿滿的蕭疏凄然的感覺。( 文章閱讀網:www.sanwen.net )

一片沒有張開的殘葉,一支飽含著籽實的蓮蓬,反而具有了一種荷盛開時所沒有的美。

雖然是秋水深寒,枯寂無聲,卻仿佛看到一顆潔傲的靈魂在盛開,在躍動,在幽香。

有一種美,需要跨越時光的長廊,在繁華凋盡的心卷反復吟讀,反復咀嚼玩味,才得其深味。殘荷之美亦是如此。

將一種高雅高潔從一顆靈魂傳遞到另一顆靈魂,卻獨自承受著一種清冷蕭條,將一種感動和純粹無形中駐留在了我們的內心。

塵世的路,是道路亦是心路,其宗其旨也只是一場靈魂的禪悟。你笑對流年說坦然的胸襟,凡夫俗子幾人能及?

將身體打坐成禪,不如將心打坐成禪。真正的禪不在佛前,而在心底。

身體可以經歷風的歷練摧殘,靈魂卻蒙不得半點風塵。

堅守著一份生命美麗的本質,清美的傲骨,殘缺的韻意,在深秋的湖里無意雕琢卻成了一處撼人心魂的風景。

時光深邃,心境深邃。用殘荷的意境去解讀人生,那份簡一的單純更增加了一份凄清真實的味道······

遙念你悄悄投遞過的一眸溫柔,流年里忽然涌滿太多感慨。時光可以模糊一切,清香的心事卻永遠不會凋敗。

為何你殘瘦的身影在我心中揮之不去。與你邂逅,注定了一抹無盡的回望,一支心筆勾勒憐惜你孤歡的瘦弱,注定了一段文字在稿紙上為你滴墨成痕。

疏影橫斜,一支殘荷自然的折倒在湖水之中,裸露的輪廓不經意簡單形成。

生命的線條原本就是簡單的,豐富它們的只是我們情感的熱血,是我們飽滿的人生的信仰。

韶光流轉,攜走的只是生命裝點的虛無,靈魂的韻境卻永不凋謝。

花開有花開的美,殘缺有殘缺的味。

時光瘦了滿懷心事,低徊的清影靜寂獨歡。誰的花殘,卻解不開那濕漉漉的癡念,花語柔情贈誰知?

念一人花開,念一人花謝,念一人癡語凋零。多想將心伏在塵世的肩膀,喚回一朵舊去的塵香,重拾一帛錦繡華年。

飽讀了滄桑冷暖,依然將一份溫雅的笑意開在心中。忘記不幸,遺忘痛苦,釋懷悲傷,只為接納更多的歡樂。

站在太陽下,要記得人生還有悲涼一處,站在風里,要記得人生還有溫暖一隅。

歲月消褪了風華,卻依然記得你溫暖初開的嫣然。將那脫俗的殘影收進眼眸,總感覺有一種說不出的別味。

時光的掌紋里,一顆素心打坐窗扉,無論是怎樣的邂逅與錯過,都不曾有結局。

那段無暇的時光,你在我心底留下的美,別人不許碰觸,不能碰觸。

含著蓮子的蓮蓬,仿佛幽深的眸子般,望著岸上看風景的人。

我們的一生一邊走,一邊了悟,有些東西便使生命也變得深邃深刻起來。

記不清荷的最后一枚花瓣到底是何時落盡的,看似冷若冰霜般,內心卻藏著深奧難解的內容。

繁簡各一的線條,讓人讀出了一種簡樸的人生味道。靜謐歸隱,回歸真我,回歸生命的原色。

美好的德馨,必是從內向外散發而出。我懂你,你便是我獨依西樓的癡。

殘荷的禪意,只將悟道傳遞給那有緣的心靈

殘荷,教會我們對于一種美的審視,不再局限于視覺的沖撞,更在意一份內在涵義。

枯零的姿態在某種角度里,是一種美的訴說。就像我們的心靈,回歸了純粹之后,便踏實了,升華了,洞徹了。

任意的垂敗,勾畫出不同的幾何形狀。一種簡單的美,如此輕易地觸動了心弦,一份了悟的美麗,是中年過后才收獲到的一份深邃感觸嗎?

總感覺,殘荷的枯敗里藏駐著一種不折的神韻,一種淡定不驚的氣場。當生命不再有了耀眼的花衣,依然以清香的筋骨佇立,好一幅殘缺的美卷。

千嬌百媚,在經過的滄桑里化作了一本深邃的書卷,等待有緣的人來讀來悟。

定然枯謝,依然在靜水里將心打坐成禪,依然挺立著清高的媚骨。定然有一天一切塵泥于水底,也為這塵世開過一朵慈悲柔情。

貌似蕭條遺憾,卻有一縷若有若無的暗香浮動。若我心靜,天地便寂靜,囂鬧的塵事又耐我何?

孤傲中夾雜一抹清愁,是淡泊之后遺留下的一縷思想純粹的原味。不經意間潛藏一縷憂郁,也正是這朵清郁恰恰美麗了人生。

很久以來,殘損的東西很少人去關注在意。然而那美麗卻是靜靜存在的。若不是深解了人生的一頁蘭章,怎會被一朵凋敗的荷震撼了靈魂?

內在的美往往和時間的老去無關。在一隅平常的角落,從容的凋謝,哪怕身形憔悴枯槁,傲人的風骨依然如畫如歌。

一朵殘荷靜立水中,更加令人珍惜那花開花謝倏走的流年。或許,世間本沒有繁華可以留住,相逢時互投一抹微笑,便是不朽的傳奇了。

褪盡浮華,堅守一份生命的冀望。真正的風情不在眉目,而在那寒風料峭我獨立的風骨里。

不是只有芬芳的盛開才是一種美,沉淀了滄桑的靜然的面容更是一種美。一流的美麗,是從骨子里由內而外散發出的通透的美麗,倉促短暫的人生,有過一次唯美的盛開便足夠。

花開不語,花落不傷,不淚不哀的面對輪回,是一種真正坦然超脫的境界。一縷秋風吹,一瓣荷花落,仿佛詩中,仿若里。

那些畫殘荷的人,拍攝殘荷的人,撰寫殘荷的人,在殘荷前思忖如縷的人,是否也洞徹了一份不求自得的禪意呢?原來世間太多的靈魂竟是如此的相似。

波瀾不驚的心境,一顆有信仰的靈魂,總會彰顯出不一樣的芳香。人生有涯而歲月無涯,心簡單了,世界就不再繁雜。

花開半夏后,便是從容的凋謝,從容的結果了。花瓣脫落了花萼,一片片殘瓣浮在水上,她的歸宿在哪里?順水而流,遠方又有誰的靜待?

如果人生的開端是一段燦爛的序言,那么人生的結尾,就應該是一首優雅寧靜的詩章。

一朵殘荷謝流年,這里的‘謝’,既是一種去秋來自然的凋謝,更是對歲月賜予了一份生命之美的感恩之意……

一瓣心香,開盡人生韶華,香了清風的懷抱,柔了流年的蘊藏。那一瓣一瓣的凋謝里,定有她的思,定有她的,定有她的念……

書一紙傾城,讓我的心墨永遠暖著你的清蕭,你的悲涼。將一寸心柔凝注,誰的心跳曾經讓我閉上眼眸癡情的妄想?來生,誰在我白衫烙下一抹絕世的清香……

文 西子愛情詩歌原創空間Q

文字來源于網絡與攀西商界網文化旅游中心主任黃小芳采編

攝影:黃小芳

發表評論
显卡挖莱特币软件 2019重庆时时20分钟 北京pk赛车技走势 山东扑克3走势图今天 吉林时时预测软件手机版 三d开奖走势图 香港218219开奖结果 双色球2017090期开奖结果查询 pk10单吊一码倍投 小鹿网络时时彩计划 排列五怎排除头尾方法 南粤风彩26选5开奖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最新算法 124期六合彩免费资料 吉林时时结果 重庆时时彩彩走势图 北京小赛车走势图